沈少民:我摸到了上帝的声音

04/26/2013 - 06/02/2013

我睡在自己的身上(猫), 2012
硅胶, 电机, 气囊, 木制底座, 毛
5 3/4 x 23 5/8 x 23 5/8 寸 (40 x 60 x 60 厘米)

我摸到了上帝的声音, 2012
钛合金
26 x 4 1/4 x 59 寸 (66 x 11 x 150 厘米)

 

我摸到了上帝的聲音, 2012
鈦合金
55 1/8 x 78 3/4 x 21 5/8 寸 (140 x 200 x 55 厘米)

我睡在自己的身上 (鵝), 2011
硅胶,电机,气囊,木质底座,羽毛
15 3/4 x 23 5/8 x 23 5/8 寸 (40 x 60 x 60 厘米)

我睡在自己身上(狗), 2011
硅胶, 电机, 气囊, 木制底座, 毛
15 1/4 x 39 1/8 寸 (40 x 100 厘米)

我想知道永远有多远, 2011-12
硅胶, 电机, 气囊, 头发, 合成树脂, 金属, 躺椅
59 x 23 1/2 x 31 1/2 寸 (150 x 60 x 80 厘米)

Press Release

艺莱画廊很荣幸推出澳籍华裔艺术家沈少民在纽约的第二个个人展览《我摸到了上帝的声音》。此展览展现了沈少民对人类未来生存环境的深切关注。其作品《我睡在自己的身上》和《我想知道永远有多远》通过高度仿真的雕塑装置隐喻了人类对地球资源过度开发和掠夺所造成的潜在后果。《我摸到了上帝的声音》 将布莱叶盲文码镌刻在火箭的残骸碎片表面,  暗喻了人类无法真正了解宇宙的真相。    

《我睡在自己的身上》是一系列无毛发, 装有内置发动机的仿真雕塑。 此作品预言了未来地球自然资源严重匮乏以至于动物的毛发都开始脱落。这些正在呼吸着的动物 一只猫、 一只狗、一只兔子、 和两只鹅,仿佛被困于深度睡眠之中。它们不得不躺在自己脱落下的皮毛和羽毛上取暖。这一静谧却令人不安的作品质问了人类未来的生存状态:一旦人类将所有的自然资源消耗殆尽,我们是否只能依靠过去的残余来延续生命?

通过运用相似的艺术表现方法,《我想知道永远有多远》质疑了人类不惜一切代价无情发展和扩张经济的欲望。与我们对经济发展的无度追求相似, 这个呼吸着的仿真雕塑,一个裸体老妇,正竭力追求着完美的日晒效果。在沈少民的眼中,人类对于发展的无度追求将会最终改变地球的面貌,正如这个老妇对美丽外表的一味追求使她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我摸到了上帝的声音》系列作品集合了《我睡在自己的身上》和《我想知道永远有多远》的内涵意义,并更进一步质疑了人类智能本身。在这一系列作品中,艺术家取材于火箭的燃油喷射机残骸, 并将布莱叶英语盲文凸印在这些碎片表面。当正常人面对这些残骸物时,我们的视力却阻止了我们阅读每件雕塑上写着什么。只有盲人才能理解这些神秘物体上的文字。艺术家选择用一种大多数英语读者不识的文字覆盖飞船残骸表面,象征了宇宙的浩瀚无垠,并由此揭示了人类常规默认的认识模式使我们变得盲目愚昧从而失去了真正理解宇宙的能力。 

 沈少民于1956年出生于中国黑龙江省。他生活和工作在悉尼和北京两地。他的作品已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展出,包括最近的展览“火锅:中国当代艺术之味”Brattleboro博物馆与艺术中心,伯瑞特波罗 ,佛蒙特 (2013);“自己想去:当代中国肖像”Sherman当代艺术基金, 悉尼,澳大利亚(2012);“东张西望”第九届上海双年展,上海,中国(2013);“见所未见” 第四届广州三年展,广州,中国(2012);““军械库2012”第一届基辅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基辅,乌克兰(2012); “花与叶:热恋自然”艺术与设计博物馆,纽约,纽约(2011);“后天”4A当代亚洲艺术中心,悉尼,澳大利亚(2011); 以及“美与距离”第十七届悉尼双年展,悉尼,澳大利亚(2010)。 

《我摸到了上帝的声音》将于4月26日至6月2日在艺莱纽约画廊举办。艺术家将于4月26日晚6点至8点出席开幕酒会。 详情请致电画廊(212)255-4388 或电邮info@ekfinear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