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东东:照片的专制

November 30, 2017 – January 18, 2018

Aiming at the Camera

蔡东东
瞄准相机, 2017
明胶卤化银照片, 相机, 手工木制物件和画框
47 1/4 x 22 1/16 x 19 11/16 英寸 (120 x 56 x 50 厘米)
版数3

Lift the Mirror

蔡东东
举镜子, 2016
明胶卤化银照片, 镜子, 艺术家画框
20 1/16 x 13 3/16 英寸 (51 × 33.5 厘米)
版数3

The Photographer II

蔡东东
摄影者 II, 2015
手工冲印彩色照片, 摄影镜头, 艺术家画框
19 1/2 x 25 3/16 x 3 9/16 英寸 (49.5 × 64 × 9 厘米)
 

The Armed Lace

蔡东东
有武装的花边, 2016
明胶卤化银照片
5 15/16 x 53 9/16 英寸 (15 × 136 厘米)
版数5

Obstacle

蔡东东
障碍, 2016
明胶卤化银照片, 艺术家画框
17 5/16 x 18 7/8 英寸 (44 × 48 厘米)
版数3

Showers

蔡东东
冲凉, 2016
明胶卤化银照片, 艺术家画框
20 11/16 x 20 11/16 英寸 (52.5 × 52.5 厘米)

The Photographer I

蔡东东
摄影者 I, 2016
手工冲印彩色照片, 摄影镜头, 艺术家画框
15 15/16 x 23 1/4 x 3 9/16 英寸 (40.5 × 59 × 9 厘米)

Splashing Woman

蔡东东
泼水的女人, 2016
手工冲印彩色照片, 编织, 艺术家画框
14 9/16 x 21 1/4 英寸 (37 × 54 厘米)

The Association of the Cannon

蔡东东
炮的联想, 2016
明胶卤化银照片, 艺术家画框
19 1/16 x 19 1/16 英寸 (48.5 × 48.5 厘米)
版数3

The Guerrilla on Honghu Lake (Back)

蔡东东
洪湖游击队 (背面 ), 2017
明胶卤化银照片, 木头
63 x 55 1/8 x 14 9/16 英寸 (160 × 140 × 37 厘米)
版数3

Study

蔡东东
学习, 2015
手工银盐照片, 铁锹
8 1/4 x 9 13/16 x 57 1/16 英寸 (21 × 25 × 145 厘米)
版数3

Road

蔡东东
路, 2016
明胶卤化银照片, 艺术家画框
13 3/16 x 16 3/4 英寸 (33.5 × 42.5 厘米)
版数2

Obstacle V

蔡东东
障碍 V, 2017
明胶卤化银照片, 艺术家画框
20 7/8 x 27 3/16 英寸 (53 × 69 厘米)
版数3

Double Sided Mirror

蔡东东
双镜图,2016
明胶卤化银照片, 凹面镜
26 9/16 x 18 7/8 英寸 (67.5 × 48 厘米)

Back from Target Practice

蔡东东
打靶归来, 2017
明胶卤化银照片, LED灯箱
17 15/16 x 17 15/16 x 68 1/2 英寸 (45.5 x 45.5 x 174 厘米)
版数5

Big Harvest

蔡东东
大丰收, 2017
明胶卤化银照片
11 13/16 x 19 5/16 英寸 (30 × 49 厘米)
版数5

Halo
蔡东东
光环, 2016
明胶卤化银照片
18 7/8 x 18 7/8 英寸 (48 × 48 厘米)

蔡东东

开山者, 2017

明胶卤化银照片, 石头

20 1/2 x 21 7/8 x 22 1/4 英寸 (52 × 55.5 × 56.5 厘米) 

版数3

On the Bridge

蔡东东
在桥上, 2016
明胶卤化银照片
6 5/16 x 8 1/4 英寸 (16 × 21 厘米)

The Memory

蔡东东
回忆, 2017
明胶卤化银照片, 椅子
39 3/8 x 21 5/8 x 35 7/16 英寸 (100 × 55 × 90 厘米)

ERA Photographic Paper

蔡东东
公元牌照相纸, 2017
明胶卤化银照片
13 x 15 3/8 英寸 (33 × 39 厘米)
版数3

Press Release

凯尚画廊荣幸地宣布于2017年11月30日至2018年1月6日,推出北京艺术家蔡东东的复合媒体装置个展《照片的专制》。

蔡东东的艺术实践以深厚的摄影理论及图像生产理论为背景,源于摄影而高于摄影,成为一种图像的拓朴。在蔡东东的装置中,一张照片可以作为他建构或重构故事的切入点或是引子。

摄影大师如威廉·埃格尔斯顿,史蒂芬·肖尔及路易斯·韦克斯·海因具备将观者拉进特定时空或地点的能力,而这能力部分源自这些摄影师与其作品共存于同时代的关系。相反的,蔡东东的图像经常来自于他出生前的时空,也就是中国那怀旧的混乱年代。蔡东东所想要呈现的世界并非一个旧时代的复制品,而是一种过去与现在矛盾的共存性。观者与蔡东东的作品开启对话后,将逐渐明白作品中故事的设定与直译下故事语境的冲突,而这正是旧时代乌托邦被打破的时刻。对蔡东东而言,今日的图像对人们的想法施加了一种专制的控制,就如同他运用了不同的艺术手法使作品中的图像违背了“他们的本意”。

在《瞄准相机》、《摄影者》及《公元牌照相纸》中,蔡东东审视摄影师这个职业,并巧妙地将他所搜集的图像与摄影过程经常使用的物件如相机、三脚架、相纸或不同尺寸的镜头相结合。这些物件组合看似不和谐甚至有些怪诞,但却激起一种与图像互动的特殊语境,使这些物件成为故事中不可或缺的角色。《炮的联想》、《大丰收》、《有武装的花边》及《障碍》中讨论的焦点,是中国共产主义意识型态中十分重要的集体主义概念。集体主义在现今中国不再被直接宣传,但仍然对社会各方面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蔡东东的艺术实践曾被拿来与马塞尔·杜象的作品相比,然而马克斯·恩斯特早期的拼贴作品可能是个更适当的例子。举例来说,在《两个孩子受到一只夜莺的威胁》(Two Children Are Threatened by a Nightingale)中,恩斯特在油画布上加入了立体物件,创作出一个荒谬而超现实的语境。相较恩斯特对于实体物件的使用是对画布的一种辅助,蔡东东的手工木制物件和画框则与叙事体中的图像有同等的重要性。这些元素与照片共同将蔡东东的作品化为一段怀旧的历史,而当观者尝试置身于作品其中时,将悟出过去与现实密不可分的联系。

蔡东东于1978年出生于甘肃天水。近期的群展包括《现实的证据:摄影面临的缺点》,普利美术馆,瑞士普利(2017);《浮世相》,南通市中心美术馆,中国南通(2017);《Working on History — 当代中国摄影及文化大革命》柏林国立美术馆,德国柏林;《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中国北京 (2016);《AMNUA国际计划II:丝路国际》,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中国南京(2016)《新资本论──黄予收藏展》,成都当代美术馆,中国成都(2016);《枪与玫瑰:中国当代艺术展》,波茨坦艺术空间,德国波茨坦(2016);《链接──在地与游牧》,星汇当代美术馆,中国重庆(2015);《做景观天──首届西安当代影像艺术文献展》,西安美术馆,中国西安(2015);《中国摄影:二十世纪以来》,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中国北京(2015);《陌生的亚洲:第二届北京摄影双年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国北京(2015);《中国8──莱茵鲁尔区中国当代艺术展》,弗柯望博物馆,德国埃森(2015);《第二届三影堂实验影像开放展》,三影堂艺术中心,中国北京(2015)和《向左拉动:不保持一贯正确》,俄亥俄州立大学城市艺术中心,美国哥伦布斯(2014),古斯塔夫阿道尔夫院,美国圣彼得(2014); 和《无界》,中国文化中心,德国柏林(2013 – 2014)。

媒体报导请联系Alexandra Goldman电话(212.255.4388)或电子邮件alexandra@kleinsungallery.com

更多其他信息请联系Phil Cai蔡正电话(212.255.4388)或电子邮件phil@kleinsungallery.com